ebet平台,ebet平台开户

校区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校区新闻
《CCTV中视网·文化频道》转发长篇诗评 《诗道自然?性灵当歌——读贾国江<流动的梦影>》 来源: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07日 浏览次数:

11月6日,《CCTV中视网·文化频道》转发署名山泉、成林的长篇诗评《诗道自然?性灵当歌——读贾国江<流动的梦影>》,对甘肃中医药大学副校长、定西校区管委会主任贾国江教授的诗进行深度解读。

贾国江诗集《流动的梦影》自2016年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以来,在社会和文学界引起了较大反响,日前被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评论者认为他的诗一方面具有强烈的浪漫色彩,想象丰富而瑰丽,另一方面具有婉转与温馨的韵味,沉静而纯美。山泉、成林的长篇诗评《诗道自然 性灵当歌——读贾国江<流动的梦影>》共8000余字,最初分2整版在《定西日报》连载推出,是该报发表的篇幅最大评论文章。11月6日,该篇诗评被《CCTV中视网·文化频道》转发。

?

诗评原文:

?诗道自然?性灵当歌——读贾国江《流动的梦影》

?

山泉 ?成林

?

艺术不允许有偏见,但可以有偏爱。贾国江的诗,我偏爱得出乎意料:一是纯粹,二是高迈,三是蕴厚。说实话,人都知他是一位教育官员;却不知他是一位诗痴,而且痴得颇有性情、颇有成就。《流动的梦影》读毕,感触良多:如果为名而写,何不早见诸报端;如果应景而作,大抵被文界“雾霾”所染;如果天赋不足,模仿的痕迹必然裸露;如果内敛欠佳,也许要遭亲友和学子的诋语,部分还要提纯、要回炉。

一、诗心纯粹

抛开官员身份,抛开理科背景,可以说贾国江的诗歌创作纯属“不求闻达于世,但求无悔于心”。他梦游诗境,半世痴迷,已创作了“一打子”为人们所喜爱的优美诗作,而且独具审美视角和人生启迪。这些给人的第一感觉,只能呼之为“诗心纯粹”。

贾国江的诗自出机杼,自然纯粹。读之能听见“雪花拥抱的声音”“花瓣绽放的声音”“绿叶成长的声音”(《纯美之音》),即便听不到,也能猜想到园子里“坍塌的围墙/侵扰果树的私语/冰凉的青梨撞碰额头”;能看见祖坟前“一团火焰燃烧/母亲端坐于火中/她慈祥地对我微笑/之后,化作一朵莲花升空而去……”(《梦回家乡》),即便闭上眼睛,也不妨“爬上屋前的梧桐/躲在当年的桐叶里/也能看见抖落一地的月光碎影”(《七夕之夜》);能感到心上人“绵软的手指/热乎乎的/像我的心思/我在你手里/感知,你的全部/和那万千的世界”(《手》),在大雪纷飞的日子,“如果,你在当下/我会像这激情的大雪/把大地覆盖/把天空弥漫”(《雪之联想》)。

纯粹,还在于其诗状物抒情,不择体制。特别是思维和语言组合运用大胆、感性、敏锐,富有灵气,富有创意。如“你在我梦里穿肠而过”“我的钥匙已经生锈/但不会丢失”“等待是一棵树/等待是一尊石”“为了这次出行/我备好线路和速度”“我用一片细长的柳叶/迎接来自西方的云朵”“崎岖的路漫漫而悠长/远方的车马吱吱前行/我们要追赶上去,翻过那架云中之山/母亲,端一碗水等我/父亲,会送我一杆猎枪!”。如果粗读,这些撒落在他诗的“梦影”里的闪闪发亮的“珍珠”就有可能会被淹没或遗失。

尽管他有诗的天分,大学时已赢得“诗人”桂冠,但成家立业、养家糊口、更有教学和科研的重担压在肩头——半个世纪来,他总是诗在心中难在手下,只有当事业有成、心静神明之时,积淀心底的诗像火山一样终于喷薄而出,有如鲁迅般的“朝花夕拾”!

一问:他是“鸟兽之王”吗?他曾任定西一中校长多年,培养学子无数。谁都不能不惊讶这位“人类灵魂工程师”的独特感受:“那是一个鸟兽之园/有色彩斑斓的鸟/在此鸣唱与起飞/有神态各异的兽/在此繁衍与生息/我曾是园中之王/每天感悟‘哺育’的涵义”:当校园中的智者谋划了“致远”之梦,解他于困顿之时,“园中之王”放声歌唱,“你们是树中的树/你们是林中的林/兽在这里驯为天马/鸟在这里育成大鹏/每年都会有成群的兽鸟/从这里腾空而起/遮盖天空”(《流动的影子》);每当学子毕业之时,他总是思绪萦绕心头,“几年前/我在那儿种下几粒种子/是否已长成大树/我在那儿埋下几枚石子/是否已长成石碑/我在那儿撒落的一滴汗水/是否已融在滔滔的浪花里……”(《今天》)。

再问:他是地学家吗?他是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陕师大地理系的高材生,曾在定西师专(现甘肃中医药大学)从事地理教学研究和教学管理10余年,学术成果颇丰,出版专著3部,发表论文30余篇。有关地理版图、地理灾害教学和未来地理教育的3篇论文被国内权威刊物——《人民大学报刊复印资料·中学地理教学》全文转载;系列科研部分成果获甘肃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深厚的地学背景,有诗为证:“曾是火红的岩浆/重复的流动与碎裂/后期,冰川的迁徙/流水的溶蚀,如今/演化为磅礴的石河/至今,还能静听到/巨大的石块轰轰碰撞/向坡谷隆隆地滚落……”“我走遍那么多山山水水/抒情过那么多感叹之句”“而今,我三省吾身/我不敌石缝中山核/我不如块砾中白桦/我为乱石堆中的一束蒿草感慨/我什么都不是/我唯一能做的/仅仅是留个影……”“我突然渴望一场喷发/火光和岩体冲向天空/在地动山摇的爆发中/让我体验火山的炫丽/如拍摄一场惊心动魄的电影……”(《穿越五大连池》)。

三问:他是位怎样的诗人呢?春天是诗的季节。“昨夜/我为三月写了一夜的诗”“三月/彻夜就在我身体里奔走/我,彻夜就在三月里翻腾”(《三月》)。假日是诗的温床。2015年国庆长假7天,天天有诗,“婉约而柔肠/抑或,激情而豪迈/第一时间发给爱人/我想:诗到了/我就到了”(《国庆之四》)。每日写诗已是在为他爱人圆梦。“我会把每个梦/串成彩色的珠子/与你相连/你抱着我的诗入眠/一本绵绵的诗/夜夜在你怀中/像一个光身的小男孩/让你幸福与甜蜜”(《国庆之五》),“梦醒了,诗像水一样蒸发/天晴了,人像鸟一样飞去/我看不到一丝云的背影/我抓不住半根鸟的羽毛/过去的诗一塌糊涂/梦中的人一知半解/我又沉沉地睡去/与这个日子融为一体/与这个世界从此隔绝”(《周末》),“你是我梦中的一朵花/多少次,我变成一只蜜蜂/在你的花心上旋来旋去/但最终,没有停落/我担心,晶莹的雪珠/从你粉嫩的花瓣上滑落”(《梦中之花》),“你不再顾及凋落与绽放/让爱近在咫尺/让爱又远在天涯/要芳香就芳香遍野/要花落就花落海洋”(《组合照片》),“给我一架犁/我会耕耘一片荒地/给我一支笔/我将把诗写在天空”(《梦回家乡之七》)。

《流动的梦影》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之后,反响连连:先是定西市“诗书行者”读书会组织颇具特色的贾国江先生诗歌专题朗诵会,继之该书被北京大学图书馆作为当代文学馆藏研究资料收藏,接着受美国大休斯敦地区华人华侨追捧的《华夏时报》特邀,刊登他的新作《从春而过》《生存的记忆》。

艺术贵在“独美”,三问足证贾国江的诗既非“馆阁体”,又未被文界流俗所侵染,他的诗中确有纯粹的诗;他自然也是一位纯粹的诗人。

二、诗性高迈

诗为心声。一旦跨越效仿的程度,那奔涌笔端的长短顿挫的诗句就是心脏的跳跃,就是心灵的描摹。特别是那些如梦的思绪幻化出带有韵致的文字符号,更是传达着一种内心的、潜在的声音,有的可能还是可怕的,甚至是可恶的,叫你毛骨悚然。

但凡好的诗都有个创作契机,只要你处在灵感状态,即如二十来岁的海子也能写出令年过半百的人永远咀嚼的好诗。可见诗是个多么高雅的灵异之物,精神产品亦复如此。当然,所谓化境之作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殚精竭虑也会出好的作品。贾国江的《梦影》正如其《后记》所言,多为年过不惑和知天命之年,“试写心情,渐入佳境,一发而不可收”,“进入一种痴迷状态”的产物。所以,感受诗人的诗艺,进入诗人的内心世界,最佳捷径还是回归原创之作。

一曰“穿越时空”的诗,旷达高迈,令人快意。“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读贾国江的这类诗,完全是诗家陈师道的这种感觉。《流云》表达一种深沉而久远的爱:“几千年前/你是一朵云/飘在我心空”“几千年后/我愿还是你每日的蓝天/你还是我蓝天里的白云”。《缘》想说的是一种生死都难以解脱的情:“那你一定是/一万年前死去的那个女子/在茶马古道/在荒漠废堡/我埋葬过你/用胡杨的残枝败叶/用黑色的戈壁砂石”,因此“一万年之后/你已复活/用全部的来生报答/当年为你遮羞挡辱之人/你轮回为我的女人”“若干年后/化成两把胡琴/云涌风起/再诉那些远古的传说”。《再不见你》,尽管有点赌咒发誓,甚至给爱人下套的意味,但是由于穿越时空的表达,却叫人得到了一种超常快意和温馨感:“再不见你/我就会变成一座山/从此沉默”“若干年轮回之后/你是否依然化成一个仙女”“当你撩起长袖翩翩起舞/驾云回眸的一瞬/那块你曾歇息过的石头/就是你熟悉的肩膀/你身临其境的荒野/就是沉默的我/和我沉默的胸脯……”。是呀,只有超越时空的运思,才会有如此洒脱快意的诗。

编织这样的时空诗的秘笈,与其说是对汉语的互文、通感和夸饰等修辞手法的延展和放大,勿宁说是对地质年代和天文时间仰或生命深层潜在意识的唤醒和激放。有此意识,有此激情,便有此诗!

二曰“象征隐喻”的诗,诡秘奇幻,意象万千。诗的意象全在于既具象又抽象的文化符号。火电是青春和激情的象征:“一盏灯下等你/一本书里找你/炉火炽烈而焦灼/壶水一遍又一遍地开了……”(《冬天》),“当响雷/惊醒的一刹/爱如闪电/已在你床头歇息”(《思念》)。雪花是爱情和大爱的隐喻:“大雪纷飞的日子/你像雪花一样飞舞/惊喜于一次白色之行,之后/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把你灌醉,让你/在我的手心里消融/包括整个冬季”“如果我是雪花/我不会放过这个季节/我要把自己/落遍你的全身/落满你的世界/让你来不及躲避/银装素裹/这个冬天的美轮美奂……”(《雪之联想》)梦影是精神和灵魂的讴歌:“梦前,我从南边来/梦后,我向西边去/我的诗没有到达/列车在这儿掉了个头”(《我从绿野而过》),“我的诗落在土地上/像种子撒进了土壤/在麦地边上/感受绿色的光芒”(《秋梦之九》)。鸟兽既是优等生和顽劣之徒,又是一个人善良和丑恶的两个方面:“你曾是我期待的鸟/笨拙得没有翅膀/我滞留的鸟已远走高飞”(《延误》),“这个阴雨绵绵的日子/我缩在窗台里/鸟缩在窗台外/各自等待/何日才会雨歇/都在渴盼/阳光从窗口升起”。灯红酒绿是现实的诱惑,清澈甘甜的泉水是人生净化的洗礼:“当你一次次/穿梭于这个城市/每次都会感到/山恋青翠道路交织/抑或楼群耸立灯火通明……”“香水的味道/偶尔刺激着你的细胞/身边是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孔、柔腰与细腿……”,然而“你已明白/混沌的眼神/寻找不到明澈的天空”“那些五颜六色的飘带/还有大腕明星的口红/始终遮盖你的光芒/你关注的,也许/不是她们真实的诱惑/你心中那块珍藏多年的/宝玉,是否会丢失”(《组合城市》),“酒是曾经燃烧的朋友/如今我要渐渐疏离/品品庙沟里的泉水吧/稀释我们过去的贪杯/朋友,我们出发/那座爬满藤茎的拱桥/不知有多少凤鸟飞落/古老的木船等待已久/沿岸碧绿如水/湖面烟波淼淼”(《梦回家乡之八》)。

贾国江继承和创造了一系列诗的象征性隐喻,可谓意象诡奇,扑朔迷离,气象万千。《图腾》,描写的也许就是那“如大蟒般的时光”,其中意象丛生,盛如雨林。“夜幕降临/怪兽载歌载舞/流星雨升空而起/我把自己的骨骼抛向天空/宇宙,盛开茫茫雨林”。《梦回家乡》,更是出现了众多的象征隐喻。如有一梦境:“一位老妪,捏揉我的耳朵/不停地絮叨,你弥留的最后一刻/我轻轻揭过白色床单/你光洁的手臂依然圆润/你腰间的情痣依然清晰/你呓语着我的名字渐渐泛红/双眼慢慢睁开/亲人们慌乱地张望!你的复活”。梦境美妙迷离,进入痴迷状态的诗人,窃以为是中了武侠小说的邪,抑或着了魔幻主义的魔,才创作出了如此意象丛生的诗。但愿我们能从这些诗中发现他对生命洪荒和精神迷雾的真诚领悟!

三曰直报性情的诗,坦荡率真,寓意丰隆。诗言志,那些借景生情和托物言志的诗,一般人们都习以接受。《倦鸟》欢喜以鸟说话,感伤和希冀亦借鸟言之。“我是一只倦鸟/乏力于翱翔/在蓝天上往返冲刺/依然追逐你这只美丽的彩凤/甚至,执着/你穿空而过的声音/漂水而过的孤影……”。《你是一棵树》是在王顾左右而言他,托树言志,抒发情怀。“你是一棵树/不追求高大伟岸/只想把根扎得深些、再深些/就像大地的儿子/当遭遇狂风雷电/——肢残臂断,你/——依然,壮烈地/——站立”。《悬崖》(即《秋梦之七》)可谓一次心灵的冲突和交锋。言外有意,诗外有诗。“我的一只脚在洞穴里/那么多黑蚁向我袭来/我为你赞歌,我清清嗓子/我拍打我的裤腿/我记不起一首歌”。

诗评家袁枚说:“凡诗之传者,都是性灵,不关堆垛。”贾国江一些大胆坦情的作品可谓“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日子》追忆青春:“山神庙边的一个秋波/却让你们一生忐忑/若干年后的大雪之夜/她突然要成为别人的新娘/你若无其事地为她送行/在簇拥的花被下/脚摸着脚祝福……”。《出嫁》吞咽苦涩:“盆中的灰毛巾我要淘干净/屋檐下的黑背心我要换上/挂着红绸的车马已停在门口/出发!让我们日落前到达/半个世纪后你终于选择了出嫁/我已不是你的人而是你的亲人/我搀扶你漫不经心的肩膀/我要为你的幸福送上一程”。《秋梦之三》以梦境言情:“表妹/我是否暗恋过/我只有隐秘的记忆/儿子隆起的胸腔/是否遗传了我们的亲情/妹夫离开时/你可流下泪水”。《殇,过去与当下》与幻影对话:“朋友,你背叛了我的爱人/我想与你交流,你的女儿/如今婀娜多姿/那也是我的骨肉/至今,我们没有面对”“今夜,你终于出现/在黑暗深处与我对话”,在潜意识中,生灵们在同一个梦里唱着同一首歌,一起“簇拥那个空无的圈子/翻越那道艰辛的山岗”。

从文学的某种角度而言,人性的深度往往存在于这样隐秘如黑洞的潜意识表达中,相较之下那些热情泛滥的情诗倒显得浅薄了些。如果仅限于个人情爱就不足为论,好在诗人多有提纯和升华的诗性及旷达高迈的景象。而这些篇什也正好给自己以规范和方向:“写进我诗句中的男人/有一颗父亲的心/写在我诗歌里的女人/那是母亲的化身”(《回答》)。

三、诗蕴醇厚

从农村到城市,从城市到学院。这则化托自古希腊哲人关于理想人生的“三部曲”,落在贾国江的头上是再也恰切不过的。许多人从农村到城市都要经历两三代人的努力,而他遭际恢复高考的时代,一大步跨入了城市,而且凭着勤奋和努力做了“园中之王”——大学教授、高校校长。这个跨度和阶梯必然在诗人的心灵深处找到烙印:如同读他那些富有生活底蕴的诗,会敏感到根扎在古老深厚的黄土层中,又关联着神奇的火山和熔岩的地学背景一样。

喜欢读一个人的诗,也就不一定要辩其成名作、代表作和传世作了。总之,心灵相碰,蹦出来的是火花,自然感到什么就是什么。这正好言说,为农家子弟或为我们的时代代言抒怀、表达心志。

一是充满爱和乡愁。这正是贾国江所有诗的质底之色,其感情激越纷呈,其表达或坦荡或委婉,都会令与其相同或类似经历者有种“心中有而笔下无”的感觉。《故乡》《清明》等并非这类诗中的精致之作,但传递的大感情特别强烈。前者说,“我穿过千年的时空/最终没有走出这片绵长的故土”;后者悟,“我就是荒草中的一枝/叶,为父母绽绿/根,为父母延伸”。这是把一个人的精神源泉或根据地给予了艺术的确认和判定。《昨夜》《故园》(即《梦回家乡之六》)《家乡是水》(即《国庆之一》)《大都市》《寻找自我》《黄土地》等可谓此类诗作之精品。《昨夜》,主人公不得不告别温柔之城赶回农村老家,但那段漫长的山路遥远又崎岖,然而“我破旧的自行车/轮胎爆裂/却找不见打气的地方……”也许是个苦夏,也许是老人有急病,别时还要安慰新婚娇妻,让那“光头的小男孩”骑上她的摩的,做她“梦中的儿子”……可以猜想诗人为了“大家”亏欠了“小家”,一定找了种种理由来对付多么想要一个孩子的妻子。诗品精致自然出巧,凄美乡愁不过如此这般!《故园》,面对荒芜的山梁和冷落的学堂,尽管诗人懂得“博有博的规则/天下粮仓/那是有人管的”,但“庄园破败/铁锁护府/我没有钥匙”,即使学富五车也无济于事;父亲栽下的老柳已枯死,母亲耕种过的菜地已干裂,他心急如焚,大呼:“水、水……/把水拿来/我要浇灌”,可是焦烈的土地哪里来水源?!《家乡是水》,更是一番别样的爱和乡愁。亲人和乡邻互相牵连着,相互信任着,但随着岁月的流水,至今却“相遇不陌生/相别不牵挂”,是呀,这样也不错,“天上飞,水里游,我们自由……”。在《大都市》里,诗人深深地意识到:“我像一粒无人留恋的符号”“我就是某个卦爻”“面对诺大无边的都市/一半是黑色的激情/一半是白色的陌生”。在《寻找自我》中,诗人坦诚地说“我的家在闹市/我的根在村野/我不知我在何方”。这是惟独不准确才准确的一种现代意识呀!在《黄土地》上,他最终感悟到:“亿万年之间你积淀沧桑/你才如此包容/千万年之间/你繁衍不息/你才如此深情”。

二是讴歌性灵的情感体验。美学家别林斯基说得好,“无论在那种情况下,美都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因为,生活并非处处完美,只有一颗美的心才能发现美、体验美。其实,贾国江的诗最吸引人、感染人的要算这类唯灵唯美的作品。其优秀诗作当可成对列举:《一个人》《白云》《水珠》《月影》《垦丁岛》《穿越》以及《黑夜》《清理》,等等。大儒董仲舒说过“诗无达诂”,的确,美妙的诗词是没有通达的解释的,只有如像演员进入角色般地阅读,才能品出诗中蕴味。这些诗歌结体、韵致自然和合,表情达意清纯简隽,或凝重深沉,或旷达超脱,或婉约曼妙,都见其诗人独具天赋和诗学养成。可以说世就一半,修习一半。对于诗的化境之作,对于性灵之品,如此说也不为过。你看那“一个人”是默默伤心的母亲,是暗暗担心的父亲,是如水流淌的爱人,更是由无数元素构成的尘粒;总是飞旋在原野,漂浮在天空,“但终归要沉淀于大地/化土为泥/那就是我”。“一朵云”是在星雨中穿越时光的缥缈美丽,更是飘在诗人心空的理想愿望:“小时候飘进我梦里/长大后荡入你怀中”“老了的时候/在云起云落的桥头/你在水中飘荡/我在岸边站立/瞬间,你与我一样/被一阵秋风吹落”。“水珠”是生命的精灵,“我用手指,轻触/你的美丽/洗濯我的眼睛”“想起你/就会想起细雨、草地/屋檐下木桶/溅出的水花”“忘却你/已不可能/你已结晶在记忆里”“寻找你/你是天上的云/遥不可及”“千万年后/你又会化作地下精美的乳石”。如果说在潜入台湾垦丁岛“海底世界”时,体验到“面临死亡的快意”,瞬间发现蓬勃的“生命呼吸着海水/才有了绚烂的姿态”;那么在穿越美洲异国风光时,妻子和孩子是得力的考察队员,当他用“一麻袋的苹果和玉米”施舍了美国拉斯维加斯的鸽子、抖落了艰辛旅途的风尘、登机飞向别离的祖国时,恍然领悟:“绕过湾就是我们的家园/翻过山就是白云和蓝天”。这是俱足人生体验才能获得的人生感悟!特别要提及,像《黑夜里》和《清理》这样的具有难得的人生观照和独特审美视角的佳构,更具有感觉的力量和理智的敏锐。前者妙在起兴于黑夜升起前的一次送葬,“敲打铜锣要轻些,再轻些”,担心当棺木穿深巷而过时,惊醒那些熟睡的梦魂;结尾还对期待的爱人提出格外的要求,不仅要“悄然到家”,而且要“为我单纯而来”。这离奇诡异的情节,可谓状写一种人生存在的状态和生命意识:安葬自己一半人生之后,还期待着久别的爱人和大千世界。后者貌似清理如今城市学校搁置已久的地球模型、在大山深处沉默若干年又在被楼房替代的平房里沉寂了多年的煤块、还有校园中未经整理的土地,实则形象而生动地揭示出“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的自然大道。因为,“重要的是让更多只眼睛/认识经纬与方向”;让煤在寒冷的冬天,在需要燃烧的炉膛里,“证明深藏已久的热情”;整理好园中的土地,“把籽洒在春天里”,“才会漫山绽放五彩缤纷的花朵”。这是多么通透旷达的人生领悟,又是多么博大宽广的理想追求!

三是为诗殉情或以诗为信仰。在一个丰富的诗矿里必然可以寻找到闪闪发光的诗句。夫子自道,“写诗是我的痴迷”“我诗大半是梦境:三点梦三点记之,五点梦五点记之,好的意象只怕一个转身稍纵即逝,一个梦表达了,又去做另一个梦……”。诗人的爱人麦芽在《如痴如梦的诗》一文中说:“有时我已熟睡,醒来见他又趴在床上写着什么,陶醉之状让人忍俊不禁;有时前一分钟和我说话,后一分钟我问话已不见回音,就知道他又进入诗境了。”那么,我的击地锤最终就会敲打到诗痴的赤金矿。《写作,是一种痴迷状态》,“我趴在被窝中/一点儿不敢动弹/不小心,转个身/一夜的梦/便稍纵即逝/只有,写下梦的文字/才会安然地睡去/醒来,是为了/备份一个梦去,是为了/另一个梦的开始”。在追随诗魂屈原的诗中,他愿像“诗人抱着一条白美鱼睡觉/抱着一条蓝美鱼写诗”,真是浪漫旷达堪比屈子!他想象“在冬天的牛粪炉火中/他们把我像土豆一样烤了吃了/只要他们是另一代诗人”(《诗人逝去的日子》)。这样的死他会甘心情愿,因为他愿为诗而殉情。当为茫茫戈壁中的胡杨痴迷地写诗时,突然家乡发生了地震,但他纹丝不动,“就像你,无数场狂风/在身边嘶吼,即使/连根拔掉/他依然淡定/不动声色”(《胡杨》)。真是天作之合,无巧不成诗。为诗痴情几乎达到以诗为信仰的程度。

创作总以为谁寻找到了与自己气质相投的作家和作品,谁就距成功不远了。《太白情怀》表达了对诗仙李白的仰望,他写道,“我是匆匆过客/却一心把您向往/星夜里汤浴于您深源的乳液/云雾中攀爬于您高耸迷茫/虽吟不出‘夕阳穷登攀/为我开天关’的诗句/却感知了‘愿随冷风去/直出浮云间’的壮美/我,醉卧你怀。”最后,当点击到《怀念海子》,这位“用生命写诗用诗结束生命”的才子诗人,永远活在25岁。“他比我小几天/他比我大若干年/他比我早逝几十年/他比我长寿数百年”,但“我是他列车上一名无法沉睡的小旅客/他的诗歌:像朝阳腾空而起/映红了,我凌乱的头发/远方的天空、大海和陆地。”

是呀,当你置身于精神的皇位,你就会统领诗界的天下。高度,谁先达到,他就是我们的坐标。古往今来,有多少作家有多少诗人一生都在为超越自己的青春而努力着,当然也自有许许多多的大器晚成者。再说一句,在精神领域,允许有偏爱,但不可以存在偏见!

总之,《流动的梦影》中的诗作大多是作者年过半百之后的创作,它充满着对青春和岁月的激情追忆,对家园、都市和学府的真实写照。“梦影”是精神和灵魂的象征,是对过去和未来的探究,更是在为当下和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时代的发声。

诚然,挖掘诗矿如同挖掘金矿:当你提取纯金之时,必然会留下一些弃置之物;如若选矿炼矿工艺提高,必然又有一些赤金、甚至钻石出来!同时,对金库的区域划分以及金子的过筛、解析、检验都是不可或缺的。读诗至此,致《流动的梦影》作者贾先生七古一首,与君共勉。

诗道自然诗梦生,一灵真性启鸿蒙。

不为上溯星空瀚,却究来日无量通。

未必农门尘满面,从来城阙醉人风。

黄河入海走古道,故地春潮托大乘。

?

?

【作者简介】

?

泉:政协定西市委员会调研员。曾任《定西报》编辑、《镜鉴》主编、《定西政协》总编。有诗词、小说、报告文学作品入选《中华诗词文库·甘肃卷》《陇西历代文学作品选》《西部之光》《红崖湾的秘密》等多部书籍,其传略入编《中国报界知名编辑记者辞典》。

林:定西新丝路发展研究会会长、《新丝路发展智库公众号》创建人。作品有长篇通讯《全国扶贫状元韩正卿》(刊于《西部发展报》),书评《历史的纪录,奋斗的足迹——读李子奇的〈实践之路〉》(刊于《时代风》)等。

地址:中国甘肃定西市定临路4号 邮编:743000 电话:0932-8264689 传真:0932-8264241 网址:
版权所有ebet平台技术支持:ebet平台开户 工信部备案号: 陇ICP备1200073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62110202000011